丝瓜app游戏

子时末,这个时间正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,城门上的守城士兵也昏昏欲睡一个个止不住的点头。

这时,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来到城墙下,身体紧贴着城墙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喘着粗气。

这个贴着城墙的黑衣人便是太子李亨,此时的他准备从城门出去赶往灵州。

李亨会一些武功,但是并不厉害,飞檐走壁是不可能了,所以只能趁着夜色和这个令人昏睡的时辰偷偷出去。

李亨蹑手蹑脚的来到城门前,四个兵丁正在杵着长枪打瞌睡,李亨蹑手蹑脚的走过四人,赢面便是城门的门栓。

李亨选择的并不是安禄山进来的明德门,那里的城门已经被撞破必然会有重病把守,所以他选择了相对安的延平门,延平门属于副门就是侧门,那里虽然也有驻守的士兵但是不会像四大主门一样那么多。

李亨使劲抬起了门栓,一整跟粗大的木头被李亨用尽力抬了起来,但是微微抬起了一点,这门栓太重了,正常情况下尚需三人合力抬起,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子爷能抬起来一点就算不错了。

正所谓一鼓作气,第一下没有抬起来,第二次便更加没有了力气,反复试了几次李亨便放弃了。

第一条走不通李亨只能退而求其次走第二条路出城。

他抓紧时间绕道赶往金光门,一路上躲避着巡城的士兵,金光门是长安西主门,把守的士兵会比延平门多不少,但是金光门附近却有一条暗渠一直通向城外的河里,李亨的第二个计策就是从暗渠出城。

李亨来到暗渠旁,他不敢在里城门进的地方下水,于是便来到西市附近,这里一个小湖四周并没有人,于是他便跳下暗渠朝着城外游去。

一根毫不起眼的细竹签竖在了暗渠上慢慢飘着,竹签中空,正是李亨在水下用来呼吸的工具,夜色茫茫加上人困马乏,一路上并没有人发现这根细竹签,李亨一路上顺利的来到城外。

清纯西瓜妹如花似玉倾城美图

来到城外后他并没有直接从水里出来,耳熟又向前游了一阵,确定离城墙有些距离后这才上岸。

李亨回头看了一眼长安城这个他一直住的地方,夜空下的长安城依旧巍峨如同一只巨大的沉睡的猛兽。

“等我在回来,就是他安禄山的末日!”

李亨嘟囔一句,接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长安朝着灵州进发。

李隆基带着长长的队伍朝着灵州金发,李亨选择的道路和李隆基一样,因为这条道是通往灵州最近的路。

果然,第三天一早,马蹄声便由远及近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,李隆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连忙喊人去看看。

这时,李亨的马已经来到了队伍前,众人一见是太子便撤掉了防御。

李亨快步走道李隆基身边躬身说道:“父皇,安禄山已经进长安城了。”

李隆基似乎像是早有预料一般点点头,接着问道:“城中废百姓……”

“父皇,安禄山并没有为难百姓。”

“那就好,也不枉我把那些银钱留给他,就是要让他放过百姓。”

之后两人都不说话,之前李亨不听命令擅自留在长安城,甚至还和李隆基翻脸,这一举动使得李隆基有些不喜,李亨见李隆基没什么要说的便告退了。

原本李亨是想独自一人赶往灵州的气,那样的话会快很多,但谁知两伙人选的路线一样,遇上之后李亨就不可能单独走了。

队伍依旧在行进着,这天终于来到了历史性的一个地方,马嵬驿。

李隆基命高力士让大军就地休息停止前行。

马嵬驿只是个普通的驿站,规格和环境都和其他驿站别无二致,驿站外有一片桃花林和一个八角凉亭,除此之外的唯一不同就是驿站里有一个小佛堂,里面供着观音菩萨。

大军在这里驻扎,玉奴每天都会在佛堂中诵佛经,但是事情也是发生在这个佛堂里。

这一天,禁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突然来到了太子李亨的房间中,李亨此刻正在书案前写写画画,他正在想如何攻进长安夺下长安城。

“臣陈玄礼参见太子殿下。”陈玄礼进到房间后躬身行礼。

“陈将军啊,找孤有什么事情吗?”李亨放下了手中的笔,抬头看着他。

“太子殿下,臣手下的士兵要求臣立即杀了杨国忠和杨玉环兄妹,臣是在没有办法所以这才前来想太子殿下求助。”陈玄礼焦急的说道。

“这么?!!”李亨听到这话后顿时一愣,接着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如果陈玄礼说的是事实那么这是要兵变的节奏啊,这可不是小事情。

“你说的是否属实?!你可要想好了再说。”李亨表情十分凝重的看着陈玄礼,现在护驾的军队就只有禁军这一支,要是禁军哗变那么很可能会一狠心杀了李隆基,甚至是自己。

“回太子殿下,臣说的句句属实,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天了,禁军的将士都在传说安禄山叛变和杨国忠有直接的关系,是杨国忠挑起了这一事端,所以想要止息叛乱就必须杀死杨国忠还有他的妹妹杨玉环。”陈玄礼说道。

太子李亨皱着眉头,这些天他也有所耳闻,在长安城中时他也听百姓说过这次叛乱的始作俑者是杨国忠,他和安禄山素来不和,两人彼此间都是针锋相对,而安禄山领兵在外时杨国忠没少上本参安禄山,安禄山这次叛乱大部分是冲着杨国忠来的,而且这杨国忠和自己也有着解不开的死仇。

杨国忠和李林甫曾经联合冤枉过太子李亨,而且杀了他很多的亲信甚至株连数百家之多,给李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,李亨恨不得立即杀了此人,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,这时候杀了杨国忠名不正言不顺,有些太便宜了杨国忠。

“这件事最初的怂恿者是谁?查的到吗?”李亨问陈玄礼。

“臣不知,但这件事很快便在整个禁军中流传,现在已经人尽皆知,将士们个个义愤填膺欲先杀之而后快。”陈玄礼说道,原本他也是不同意的,但是事实就如将士们传言的那样,如果不是杨国忠恃宠而骄多次上本参安禄山,安禄山兴许就不会叛乱,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杨国忠。

杨国忠早就与安禄山不和,多次上书跟李隆基说安禄山领兵在外其实是佣兵自重打算造反,李隆基也并没有在意,认为两人将相不和而已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但之后杨国忠却处处为难安禄山,并让周边的节度使处处牵制安禄山,这才把安禄山逼的造反,但也不能说安禄山没有反心,只是造反需要个借口,恰巧杨国忠就是个好借口,接着进京勤王诛杀杨国忠的幌子打进了长安城。……

(本章完)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