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逼荡妇巨屌

秦烈不由得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宗丰,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家伙还不赖吗,居然问的这么仔细,显然并不好糊弄啊。

还好不是他亲自出手做这件事,搞不好的话,还会被这个宗丰看出什么破绽来。

“我视察的时候部落的粮仓烧毁,他恳请我不要将此事告诉大统领,我没有同意,他就怀恨在心想置于我死地。”

石天一脸愤怒的回答道。

这件事完是因为一场大火引起来的,若不是粮仓被毁掉,也不至于会发生后面那么多的事情,本来就没有难为梁汗的意思,只是没想过对方下手如此的狠毒。

“石天大人话没错,梁汗就是因为这件事要杀人灭口,好掩盖他粮仓被毁的事实。”

丁奉也在一旁大声的附和道。

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趁你病要你命,不会给梁汗一丁点翻身的机会,不然的话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。

“你还有什么话说吗?”

宗丰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梁汗问道。

眼下已经足够证明背后指使暗杀石天的人就是梁汗,哪怕是对方在怎么洗也洗不干净这件事。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

梁汗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这让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惊讶,不明白此时有什么事情能让梁汗笑着的如此嚣张狂妄。

“没错,暗杀石天的人是我派出去的,你这个混蛋命还真是够硬的,那么多人都杀不掉你。”

梁汗阴沉着脸看着他说道。

对面不远处的石天则是被对方阴沉的面容吓了一跳,那种毫不掩饰的杀机扑面而来,顿时让他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冷。

“既然你已经认罪了,识相点的束手就擒吧,免得我动手拿下你。”

宗丰皱了皱眉头回答道。

对方的笑声让他非常的不爽,一个将死之人还这么狂妄,好像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一样。

“束手就擒?哈哈哈!”

梁汗看着他缓缓的说道。

随后又是一阵狂笑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疯癫的样子,就连在暗中的秦烈也不由得隐隐感到一丝不安的情绪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烈在暗暗的想着,这家伙难道还有什么底牌,为何死到临头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,反而是更加的嚣张不已。

“想让我束手就擒,你做梦!我到要看看今天你们能奈我何。”

梁汗眼神充满凶狠的目光看着众人说道。

这个时候宗丰也是脸色也逐渐的冰冷了起来,没想到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的在这里说大话,一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梁汗。

“宗丰统领,你看……”

石天咽了咽唾沫看着他问道。

对方也是个实力高强的角色,真的发起狠来自己才是最危险的,只能指望身边这个宗丰保护他。

“放心,用不了多久便会让他为刚才的话付出代价。”

宗丰冷笑着回答道。

这时候石天才算是放心了不少,有对方这句话也是吃了一颗定心丸,两个人也是一路上第一次这么默契。

“还有你,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。”

梁汗狞笑着用手一指远处的丁奉说道。

他最恨被人背叛,而且对方居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的叛变,这让他颜面无存,同时内心也暗自发誓一定要宰了丁奉。

“宗丰大人,你要为我做主啊,梁汗简直丧心病狂。”

丁奉也有些惊慌的大声喊道。

他还从来没见过对方有如此浓烈的杀气,脸上的表情也是狰狞无比,活脱脱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模样。

“梁汗我在问你一次,若是乖乖束手就擒,我留你一个尸,在这般嚣张下去,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宗丰脸上闪过一丝狠辣的说道。

看样子他也是动怒了,之前对方的表现丝毫没把他看在眼中,好像自己根本不在场一样。

“少t跟我废话,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。”

梁汗脸色狰狞的笑着回答道。

这个时候秦烈心中的疑惑也是越来越浓烈,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梁汗如此的有底气,甚至可以说有些目中无人的地步。

根据自己的判断,梁汗绝对不是宗丰的对手,单凭实力上来讲,绝对不在一个层面,可是对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方表现出来的完是一种碾压的气势。

“狂妄!马上就让你跪地求饶。”

宗丰脸上挂着怒气的大吼道。

随后身影化作一道光冲向不远处的梁汗,对方的话已经深深的激怒

了他,简直就是裸的挑衅自己。

不光是没把他放在眼中,而是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当回事,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宗丰感觉到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,内心怎么可能还保持平静。

秦烈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笑意,反而是浮现出一丝担忧的神情,他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,总之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砰”

两个人眨眼间便碰撞在一起,一招过后高下便看出来了。

宗丰终究要胜过对方不少,身形稳稳的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,而不远处的梁汗尽管没有受什么伤,不过足足退后了四五步。

这也说明秦烈之前的判断完没有错,梁汗实力很强,那也要看对手是谁,才能体现出强弱之分。

“就凭这点实力也敢口出狂言,不知死活!”

宗丰一脸嘲讽的看着他说道。

原本以为对方有什么底牌,之前出手还刻意的保留些实力,没想到梁汗也不过如此,只不过北蛮族的人把他吹嘘的太过于高了。

“嘿嘿嘿,你未免得意的太早了吧。”

梁汗丝毫不在意的笑着回答道。

看到梁汗的这幅表情,宗丰也不由得有些惊讶,明明实力要弱于他,为什么还会笑着回答他的话,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没显露出来的。

“哼!少在哪里故弄玄虚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宗丰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。

不管对方是装腔作势,还是真的有些底牌没有翻出来,眼下的形势都不能拖下去,早一点解决掉梁汗,那就少一个麻烦。

“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梁汗狂笑着回答道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宗丰总感觉背后像被一阵阴风吹过的感觉,随后便甩甩头不去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事,飞身冲向对方,手中也蓄足了力气,看样子要一招打趴下梁汗。

(本章完)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