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屏app污版

侏儒也与当日的伊耿一样,华丽礼服上绣有代表母族的狮子与代表父亲的三头红龙。

还是与伊耿一样,他今天帅得掉渣。

也因为太帅、“太高”,一众宾客一边吃樱桃草莓沙拉,一边用怀疑的眼神打量新晋王太哥。

丹妮注意到他们的目光,便道:“大家都认识他,野火将军提利昂。

是的,他的样子与身高都变了。

但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,之前那副怪物模样是被森林女巫诅咒的缘故”

巴拉巴拉,龙女王把《青蛙王子》的故事改编一下,成了引人入胜的《侏儒王子》。

也不知大家信了没有,反正龙女王故事讲得精彩,所有人都听得聚精会神,心满意足。

龙女王讲故事的过程中,侏儒也努力保持优雅得体的微笑,仿佛他真是那个被红圣女亲吻十万次的色鬼王子。

呃,亲吻丑侏儒变帅王子的不是公主,而是神庙的红圣女。

“有鉴于野火将军曾经对奴隶湾做出的杰出贡献,也因为他乃先父唯一存活的男性血裔,本王赐予他‘吉恩荣誉亲王’的爵位。”

到了最后,龙女王总算拿出点干货,送给侏儒一份惊喜。

清纯双马尾美女田野上展甜美笑容

“为吉恩亲王提利昂贺!”龙女王高举酒杯。

“为吉恩亲王提利昂贺!”众宾客齐声祝贺。

“吉恩亲王是怎么回事?”

开场词结束,宴会正式开始,每一位宾客都过来与新晋亲王打过招呼后,侏儒才有机会问出心里的疑问。

“吉恩岛你不知道?”丹妮反问。

“你要把新吉斯册封给我?”侏儒激动,继而感动。

新吉斯可是东西方海洋贸易的中转站,是夏日之海上的明珠,是奴隶湾的门户,商业、军事价值都太大了。

“你耳朵有问题?你是吉恩亲王,不是新吉斯亲王。”

“呃,新吉斯岛不就是吉恩岛的一部分?”侏儒讪笑。

“我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征服者伊耿。新吉斯只能属于王领,而且你是荣誉亲王,仅仅享有吉恩岛的税金,管理岛屿的依旧是王家派遣的官员。就像你说的,新吉斯离不开吉恩岛。”

侏儒丧气道:“搞了半天,我这亲王是宫廷爵位。”

丹妮冷笑,“宫廷爵位有亲王衔?有封地年金?能传承?

只要你不傻就该明白,类似新吉斯、魁尔斯那样的战略要地,我不可能将其完分封出去。”

“唉,征服者伊耿若像你这么精打细算,把三河流域紧紧攥在手里,篡夺者之战怎么都不会发生。”提利昂苦笑道。

征服者伊耿做的最蠢的事,就是把三河流域分封给了徒利家族。

河间之富饶,仅次于河湾地。

只不过河湾地大诸侯都是“青手”加尔斯的血裔,外人很难插入,就如同外部诸侯难以统治北境。

将高庭留给提利尔也可以说是无奈下的较好选择。

可河间就完不同了,统治三河流域的是黑心赫仑,一直以来河间也没固定的主人。

赫仑在七国的名望如同“残酷的”梅葛,听听的他的外号,“黑心”。坦格利安杀他,只会获得三河流域诸侯的拥戴。

而且王领与河间压根没地理上的界限,相反的,部分王领加上整个河间才是完整的三河流域。

也不知“征服者”伊耿当时怎么想的,竟将三河流域那片帝王基业一分为二,自己选了块边角料,最大的肥肉却留给了徒利伯爵。

“对了,吉恩岛还没打下来,岛上的吉斯人正大光明地打游击,很嚣张。

征南将军哈塔尔狠辣有余,手段不足。

过两天我安排你去新吉斯帮哈塔尔伯爵主持政务,吉恩岛是你的封地,自己为自己干活,没问题吧?”

“都还没打下来”侏儒面色扭曲,“你干嘛不封我为潘托斯亲王,我回老家探亲也更近一些。”

“说实话,如果你有能力对付自由城邦里的各类邪神,我真不介意把潘托斯给你。”丹妮表情认真道。

“邪神?”侏儒有些茫然,“我们说的是同一个潘托斯吗?”

“长夜降临,世界的高层力量开始活跃。你用脑子想想,如果一片森林里有一株100米的超级巨树,那么会缺50米高的普通巨树吗?”

提利昂猛地打了个哆嗦,“王国贵族阶层基本上是金字塔模型,国王在最顶端,下一层是七大公爵,再下一层是七大王国中强大的伯爵,之后是中等实力的伯爵、普通伯爵、爵士、骑士

如果世界力量阶层也是金字塔模型,如果拉赫洛与寒神两位真神算国王,每位国王下面七大公爵,这”

“半神满地走?“他悚然道。

“你还不算太笨,”丹妮赞许地点点头,“就像整个世界不止维斯特洛有国王,真神也不止拉赫洛与寒神两个。

除维斯特洛,厄索斯大陆的每一座贸易城邦,背后都有神灵!”

“我想回维斯特洛。”提利昂愣了愣,认真道。

“你觉得维斯特洛更安?”

“在奴隶湾,我找不到归属感。”提利昂叹息一声,实话实说道。

“行,”丹妮捻起一枚樱桃放入红唇,“你随时都能离开。”

“我以为你会出言挽留。”见她答应得这么干脆,提利昂反而莫名失落。

丹妮奇怪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自己都不会在奴隶湾久待,挽留你做什么?”

“我都忘记异鬼了。”侏儒尴尬一笑,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两条巨龙留在龙石岛,将配合巴利斯坦组建‘黎明武士’。我个人不会再参与那些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,忙完奴隶湾过冬之事,我的精力时间将部放在修炼上。”

叹息一声,丹妮也不隐瞒,把她与拉赫洛之间的烂事解释一遍。

震惊过后,提利昂表情万分复杂,“你竟然成长到这种程度了。”

“我本非凡人。”

第二天下午,弥林城外,吉恩亲王见到阔别多日的泰莎,同时也看到一副极其壮观的场景:超过五十只翼龙飞在天空,每一只翼龙爪子上都提着长长的锁链,十几米长,几十米、三百米长,所有的锁链都连接在一艘天空飞船的船舷上。

非常简陋的船体,呈“u”字形,没有船首船尾,只有巨大的骨架。

或者说,它本身就是用龙骨打造的巨舰粗胚。

“嘶昂~~~~~”被碳火覆盖的地面忽然鼓起一个大包,然后一条巨型龙虫探出头,在烟火缭绕的火堆中啸叫,滚滚热浪从它身体上往外散发。

圆滚滚的龙虫高、宽超过两米五,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,能活生生吞下一只巨象。

现在,在巨龙大黑的冰冷视线下,这条三十米庞然大物乖得像一条蚯蚓,蠕动身体快速越过火堆,爬上那条只有骨架的巨舰。

接着,十多名马人抬着一卷巨大的草席爬上骨舰,席子打开,在龙虫身上裹了一圈。

“嘶嘎~~~”等马人下船,大黑对着地面上休息的翼龙群大声咆哮,源语:懒虫们,都起来干活了。

“嘶咯——”

“嘶咯——”

翼龙一只又一只拍打翅膀缓缓起飞,直到爪子上的锁链拉直。

侏儒还看到自己的泰莎,没有人驾驭它,但在巨龙的怒吼中,它老实得像泰温面前的小恶魔。

五十只翼龙有序地占领不同层次的空间,相互间完没有干扰。

当它们一齐扇动翅膀,装载二十吨龙虫的骨舰轻轻晃动,然后缓缓离开地面,迅速爬上高空,往东南群山方向飞去。

“这真是个疯狂又天才的主意!”提利昂喃喃道。

“这算什么,我带你见识一件真正疯狂的东西。”

两个小时后,侏儒跟在龙女王的小银马后边,一路来到弥林城南一座砖墙环绕的大庄园。

庄园建筑奢华,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壮丽宫殿,红铜骨架镶嵌大块玻璃的穹顶,足以成为世界上任何国王的王宫。

曾经它属于弥林最高贵的伟主西茨达拉(原著中丹妮莉丝的奴隶主丈夫),现在它是龙女王的皇家别院。

不过丹妮带侏儒来这儿,并非为了参观奴隶主的宏伟宫殿。

他们去了后院的铁匠铺。

靠近院墙的地面上,提利昂看到一条奇怪的道路。

“知道它是什么吗?”丹妮指着并列钉在木枕上的两条铁轨问。

提利昂只思索片刻,便点点头,道:“在西境矿山中,矿工都离不开这样的轨道,不过更多时候它是凹陷在地面的两条沟槽。”

丹妮眸光一闪,笑问:“你说,把这样的轨道铺满奴隶湾境,会有什么效果?”

侏儒皱眉道:“没意义,这样精钢锻造的铁轨价值太高。在平坦的地面,轨道并不如马车好用。”

丹妮给边上的无垢者使了个眼色,铁匠铺边上砖瓦房里的帆布被揭开,露出一台奇丑无比的铁疙瘩。

有八个铁轮子,巨龙脑袋模样的钢铁车头,还有烟囱、窗口,看得侏儒莫名其妙、震撼不已。

不过他的震撼并非眼前这台跨时代的机器,而是

“七神在上,那位铁匠大师,竟能打造出结构如此复杂、精巧、表面平滑的铁车?“

嗯,在锻造靠铁锤的时代,提利昂被火车头的精巧铸造技术震骇了。

“龙炎与魔法能打破科技的极限,满足人类超越时代的幻想。”丹妮神色复杂道。

提利昂对她的感慨不太明白,只问:“浪费这么多精铁,它有什么用?”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