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在线观看短视频

() 张国庆叹气道:“老侯啊,是我害了地和制药,如果不是我硬要研发这款药,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。

最后关头,这已经是第几次最后关头了,地和制药再也没有钱了。

这几个月你们也发现了,连一些基本的日常生产都维持不了了。

如果不是真的到了绝境,我一定会支持下去。

只是,现在真的不行了。

为了你们以后的生活,放弃吧。”

有钱,能有多少?

研发新药,投入的资金都是几亿甚至几十亿的钱,即使现在到了最后的关头,但所需要的钱也不是一点半点能够解决的。

像这种所谓的最后关头,他都听过多少次了。

之前他就是咬着牙,从各个地方克扣出钱出来,投入这款抗癌药的研发中去。

只是这最为关键的一个实验,一直没能得到有效的效果。

一个药品,不能产生有效作用,即使前面投入再多的钱也没有用。

无聊白领下班后的独身生活

他不知道这个吗?

他当然知道,也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知道这是一个无底洞,自己的钱投入进去失败了,他也想开了。

可是让他拿着下面这些员工的钱,去投入这个所谓的最后关头,去博那一点点几率,他不愿意。

这些都是员工的血汗钱,不能这样挥霍。

他拒绝了他们的请求。

下面的群众,听见张国庆拒绝了这个提议,纷纷喊道。

“厂长,再做下去吧,我有五十万,这是我的银行卡,请收下吧。”

“厂长,我有二十万。”

“厂长,我有十万。”

“厂长,我有五万。”

下面的人纷纷报出自己能够支持的数字,脸上充满期待与热切。

整个场面异常热烈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竞拍什么宝贝呢。

张国庆热泪满眶看着他们,有好几次想要说话,却没能说出话来。

最终只能无奈低头鞠躬。

何知州他们此时也赶到了一旁,周围群众的话,他们也听到了。

横幅的字样,他们也看到了。

“张厂长,没有钱,我们有,不要走。”

简简单单的十二个字,加上四个标点符合,表达了地和制药公司里面的员工对张厂长的期盼。

刘明宇很难想象,在这个已经是21世纪的时候,还有这样的人存在。

如果说这种事情,是发生在上个世纪**十年代,他都不会有所怀疑,甚至是21世纪开头几年,他都相信。

但是在这个已经2019年的年代,如果有人告诉他,一个工厂宣布破产,下面的员工纷纷拿出自己的积蓄,喊着让工厂不要破产的事。

问他相信吗?

他一定会给对方一个白眼,现在什么社会了,还有这样淳朴的人?

然而,今天他亲眼看到之后,深深地为之震撼。

不止是刘明宇为之震撼,一旁的何知州几人,也是深深的为之震撼。

何知州为自己刚刚的小人想法感到愧疚,在一旁沉默不已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张国庆抬起头,每一张脸一一看过去,看着前面那些熟悉的脸庞,每一个人他都认识。

不管是年老的老侯这个抗癌药的技术负责人,还是旁边的一次性血袋制作的组长,还是在一旁显得比较年轻一点的普通员工,他都认识,都能叫上他们的名字。

看着一个个已经头发发白的老人,这些人都是从他建厂开始跟随到他现在的老员工了。

算一算时间,今年已经是第三十个年头了,这栋地和大厦也已经建成二十五年了。

人生有多少个三十年,下面的这些人,几乎是把自己的一声都奉献在这里了。

他可以自豪地说,他的员工,只要进入了这个公司,极少会自动离开。

这次如果不是他的策略失误,地和制药不会走到如此地步。

也正因为如此,他感到抱歉,感到愧疚。

只能把公司进入破产之后,赔偿一下这些员工吧。

可是,即便如此,那些老员工们,却依然相信他。

说不感动,那是假的。

这也是他自豪的地方,可是人总要生活。

拿出来这些钱,是他们每个家庭的大部分积蓄,甚至是部积蓄。

他不敢动这些钱,也不能动这些钱。

张国庆沉声说道:“各位员工,我张国庆不值得你们如此相信。”

站在前面的老侯,坚定道:“厂长,你都不值得我们相信,还有谁能够值得我们相信?回来吧,没有钱,我们有。

我一万,他一万,总能凑齐足够的钱。

来到这里的人只是其中一部分,还有很多人没有过来,他们怕造成群体性影响,所以派我们来做代表了。

我们做过统计,目前愿意拿出来支持的人,总共3260人,平均每个人可以拿出3万元,总共9780万元。

可以支撑我们继续走下去。”

有那么一瞬间,张国庆的心动了。

比起其他人,没有一个人有他强烈的心,让地和制药继续走下去的心。

看着一个自己养了三十年的“孩子”,说没就没了,那样的心情,谁又能理解。

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情,让他果断拒绝了这个想法。

所谓的最后关头,都是空中阁、水中月,看似近在眼前,实则是一个虚幻。

这些痛苦就让自己承受好了,其他人开开心心的拿着钱去过生活吧。

强忍住心中想要答应的冲动,张国庆坚定道:“老侯,别在说了,我是不会同意的。待会官府就要派人过来,准备商谈购买事宜了。

或许有机会,可以让那位买家同意投钱,让这个项目继续下去。”

地和制药是谁的没有关系,但是属于国产的便宜抗癌药一定要研发出来。

他自己的老伴去世的原因,就是因为得了肝癌,看到老伴最后走的那个样子,这也是他下定决心研究抗癌药的原因之一。

地和制药都是他一个人的公司,研究什么药,都是由他说了算。

就这样,地和制药选择了最为艰难的研发道路。

五年了,从一无所有,到现在几近成功,然而,却再也无能为力了。

如果可以,他希望下一任真的能够把地和制药买过去,把这个项目重新启动起来,真正成为一个利国利民的药物。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