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头像app

凌辰走到了中城周边的区域以后,发觉四下里面的环境与自己的记忆中相比,却是多出了无数战后的痕迹。

也不知道到底要经历过多少次战役,才能在留下这些打扫清理都无法掩盖住的惨烈痕迹。

亦正是因为这些痕迹,为基地周围笼罩上了一层独特的气氛,有那么几分难以形容的锐利。

当基地轮廓从地平线上出现,凌辰见到附近开始出现了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
不时会有全副武装的猎人走出来,都是正在外出准备执行任务。

亦有伤员被急送进去,进入基地以后,朝着里面的医院赶去。

凌辰一个人在一边前行,有人经过他身边时,都会抬头看向这个生面孔。

虽然凌辰没有穿着猎人专用的服装,但是由于胸口挂着驱魔人之证,倒是不至于会引起问题。

那些猎人只是用带着好奇的目光,打量了凌辰几眼后便不再理会,继续迈动步伐。

凌辰走到中城的大门前,理所当然受到了守卫的阻止,利用圣水测试他的人类身份,然后询问了几个问题。

凌辰用了之前告诉过柯尼的借口,凭着驱魔人之证的作用,顺利取得了守卫的信任。

在正式踏入中城之前,守卫建议凌辰可以先去登记一下身份,这会比较方便。

蕾丝女神桃花树下清新淡雅写真

凭着驱魔人之证,凌辰是被默然为猎人阵营当中的一员,可以进入各个猎人基地,而且能天然获得猎人的友好态度。

可也是仅此而已,如果想要享受到猎人基地当中的一些特权,便需要进一步的注册登记。

否则他就只是一名普通的外来人员,许多在中城内部的权限,他都没有使用的资格。

凌辰自然不会拒绝,他便跟随着一名年轻的猎人来到了中城的登记楼。

与上一次进入副本时相比,中城有着许多改变,最为明显的是,进行了非常大规模的扩张。

此时在凌辰眼前的中城,不再是只有一座钢铁大楼的模样,而是多了很多不同大小的建筑。

这一排排的建筑物,再加上最外围的巨大城墙,组成了这个完整的中城。

而凌辰到达的登记楼,是一座颇为庞大的建筑,从外形上来说,和现实中的金字塔有点类似。

不过在建筑物的表面上,却是拥有许多被刻上神秘符文的附带构件? 因此看起来自有一种专属于该副本世界的特色。

凌辰跟随在猎人的身后,穿过登记楼的大门,沿着一条长走廊前进。

登记楼的墙壁是用一种不知名的金属制作的,不管是外面或是内部? 都刻画有大量的炼金符文。

凌辰一边在走廊里前行? 一边转头打量过去,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些符文。

总体来说? 这些符文是用多个圆圈和不同长度的线段作为组合? 看起来十分的玄奥。

而且在各个不同的位置上? 更是镶嵌有大块的透明晶体,数量众多,看着颇为壮观。

凝视向那些透明晶体时? 凌辰皮肤不由地感到一股淡淡的针刺感。

由此可见,这些东西显然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装饰品,而是当有外敌入侵的时候? 就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凌辰进入到了登记楼,自然是招引来了大量的目光? 有好奇的、冷漠的、甚至是含有敌意的。

有过与被柯尼算计的经历? 凌辰已经知道猎人阵营内也不是完完全全团结一致的。

凌辰双眼里闪过莫名的光芒? 默默记下那些敌意比较明显的家伙? 之后要注意千万不能被这些人给坑了。

好在有一名猎人走了在旁边给凌辰带路,其他人即使好奇也不会在这时候凑上来。所以一路进去,凌辰倒真的是省掉了许多麻烦。

步入一个颇为宽敞的房间后,凌辰陡然感觉到了一股清晰无比的能量扫描了过自己。

同一时间,戴在胸口上的驱魔人之证,光芒一闪间,散发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空灵感。

就像是心灵都被震撼了一下,全身仿佛被清水洗涤,接着那股扫描过来的能量,很快便消失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凌辰在这个房间里面,看到了一些以五米为间隔设置的桌子。

从凌辰的角度看过去,桌面上闪耀着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,有一种神秘而高贵的气息。

凌辰仔细一望,顿时发现正在散发着光芒的,居然是摆放在桌面上的一个个卷轴。

这玩意凌辰曾经遇到过,集接受支线任务、兑换道具、查看声望值等等众多功能于一体。

在上一次的血族副本里,他已经使用过很多次这种卷轴了,顿时感到一阵怀念。

不过在当时,凌辰只在中城待了一天,然后便出发前往四方基地之一的东城。距离中城不算远,而且更加接近前线。

对于那时候的契约者来说,若是想要通过战斗换取声望值,那是必须得要离开中城的,否则根本就没有机会。

不过,相较于上一次的副本经历,凌辰刚刚的路途上,在中城附近看到了非常多的战斗痕迹,这一点倒是完全不同。

看起来,战线已经入侵到这里,中城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待在后方的后勤地。

念及此处,凌辰不由地想起了一件事,那就是他发现“重生十字架”的地方,是东城里面的兑换列表。

他马上考虑到,如果那玩意儿是东城独有的话,那自己还得要换个地方。

恰好这时旁边的猎人说,他要去找登记楼的负责人,让凌辰留在这里等一会儿。

凌辰当然不会有意见,等猎人小跑着进入了一扇小门以后,他忍不住抬腿走到房间中央。

随手拿起了一个卷轴,他打算先查看一下自己目前的声望值水平,以及中城内部的兑换列表。

不过和他的想象不同,卷轴被拿上手并打开之后,居然毫无反应。

即使凌辰换了另外几个卷轴去尝试,结果都是一样,没有显示出任何东西。

对于这个结果,凌辰略微感到一些奇怪,卷轴的外观没变,而他使用的操作方式和上次进入副本时是一样的。

他思考了一会儿,只能是归咎于因为自己目前没有正规的身份,所以无法使用卷轴的相关功能。

大约两三分钟,那名猎人便从小门里面走了出来,左顾右盼,看到正在低头打量卷轴的凌辰。

他朝着凌辰大步走了过去,一边笑着道:

“阁下,你目前还没有正式的猎人身份,暂时没有启动卷轴得权限。”

凌辰挑了挑眉,他想得没错,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副本里的一些事情会有所改变,其实也在情理之中。

xiazaitxt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