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ar破解版

  宋城的声音,让宋安宁回了神,她朝宋城点点头,道:“我会尽快安排人去营救副总统,请局长放心。”
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准备离开,却被宋城给叫住了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宋安宁回神,眼底带着几分询问,“局长还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营救副总统的任务,我另外找人带队,你最近的身体很差,还是留在国内吧。”

  宋安宁的眉头,微微一拧,“局长,s国地处沙漠地带,绑架副总统的人,又有s国在暗中相助,只有我有沙漠救援的经验,我去带队,胜算才会高上许多。”

  “况且,我是特勤部的部长,如果连我们特勤人员都执行不了的行动,您觉得还有谁是合适的人选?”

  宋城被宋安宁这个问题问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特勤部本来就是用来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门,宋安宁身为特勤部部长,执行能力自然高过其他部门任何一个人。

  可是,她长时间的高压工作,几个月前还发生了急性心梗。

  终究是自己的女儿,他怎么能忍心让她再潜入沙漠去救人。

  沙漠,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地方,更何况那里还有恐怖组织在。

   清秀少女海边自由自在

  “总之,带队的人员我会安排,你老实在国内待着。”

  “爸!”

  宋安宁的声音有些焦急了,“就让我去执行这个任务吧。”

  她宁可让自己在枪林弹雨中忙碌,也不想让自己安逸地待在这里,时不时地就会想起夜溟跟蓝伊人恩爱的画面。

  去沙漠救人,就算是九死一生,也比现在生不如死得好。

  宋城知道宋安宁心里在想什么,不给她争取的余地,便挥了挥手,让她出去了,“这是命令,不得违抗,出去吧。”

  宋安宁咬咬牙,没办法,只能转身从宋城的办公室走了出去。

  几天后,宋城果然找了个人来代替宋安宁带队前往沙漠营救人质。

  而这个带队的人,让宋安宁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  “唐上将。”

  宋安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,一身迷彩装束的男人,低声打了个招呼。

  唐允早已经退出了军队,只是当一个胸外科医生,陪着自己的妻儿。

  这一次,宋城找上他,将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之后,他便答应了下来。

  “宋部长安心在国内接应我们,我会安全将副总统带回来的。”

  唐允开口,沉静的眸子里流露出来的自信,让宋安宁根本没办法反驳。

  她就算在特勤部再能耐,还能能耐得过唐允上将吗?

  “是。”

  唐允接了这个任务,宋安宁也只能老实应下了。

  她挑选了几个能力最强的特勤跟随唐允前往s国营救副总统。

  对方非常狡猾,几次在唐允等人赶过去之前,转移了副总统,使得营救情况变得困难重重。

  这天,宋安宁从国政大楼下班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。

  她绕到市区,又买了不少的安眠药,刚从药店出来,便听到几声连续不断的尖叫声,从马路对面传来。

  见一辆停下的面包车上,下来几个持刀的高大男人,他们面上带着面罩,见人就砍。

  一瞬间,整个原本顺畅的马路上,行人开始乱窜躲藏,街上已经有不少人被砍伤了。

  宋安宁将手中的药,往边上一扔,便冲了上去,将一个差点被砍的民众拉到了自己身后。

  她的速度很快,即使最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对付这几个人还是可以的。

  他们没想到会有一个身手不凡的女人加入,打乱了他们一开始的计划。

  当下,对准宋安宁便连砍了好几刀,所幸都被宋安宁躲开了。

  其中一人的刀,被宋安宁躲下,又被她反手砍了几刀倒地。

  她的同伴一慌,立即从怀里掏出枪支,对着她开枪。

  宋安宁暗叫不妙,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带着枪防身。

  她一个分心,肩上便被砍了一刀。

  眼看着对面的枪头正对着她,宋安宁一个前滚翻,顾不上肩上的伤,从腰间掏出随身携带的枪支,对准那几个人,一人一枪。

  速度快得令人咋舌。

  很快,远处响起了警报声,十几名特警赶到,将那几人给带走了。

  “你好,女士,你没事吧?”

  带队的特警走到宋安宁面前,见她手里拿着枪,眼底一讶,随后才认出是宋安宁,赶忙行了个军礼,“宋部长!”

  他们是华都市的特警,虽然没见过负责国家领导安全的特勤部部长,但是,宋安宁因为之前的事上过几次电视,所以,认识她的人不少。

  “嗯,我没事,带他们回去好好审一审,我怀疑跟恐怖组织有关。”

  “是!那您的伤……”

  “没事,一点小伤,我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。”

  宋安宁捂着肩膀上流血的伤口,露出从容淡定的笑。

  真不愧是特勤部部长,要换做其他女人,早就哇哇大哭了吧。

  那特警队长在心里暗叹道。

  因为砍杀现场造成了不少民众恐慌,特警队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。

  特警队长吩咐了一名特警陪宋安宁去医院,自己则过去指挥现场去了。

  “你不用管我了,去帮你们队长吧,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

  宋安宁对那名特警开口,随后,快步跑回了自己车内,驱车往附近的医院驶去。

  翌日,华都街头砍人事件,占据了各大新闻版面的头条。

  特勤部部长英雄救人受伤,默默离去的照片,也占据各大版面。

  民众纷纷在赞叹,同时,也对这些恐怖组织丧心病狂的行为,表示愤怒。

  在宋城的严厉要求下,宋安宁只能被迫在家里养了几天伤。

  镜子里,她看着自己肩上的伤口,边上还有一道旧伤巴,是去年跟夜溟出去买菜时,被那个抢劫犯给砍伤的。

  她的手指,轻轻拂过那道已经愈合的伤口,疤痕光滑又丑陋。

  宁宁,你别怕……

  夜溟熟悉的声音,温柔带着紧张,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让她抚着那道疤痕的指尖,狠狠颤栗了一下。

  她忆起当时被劫持的画面,夜溟的紧张,恐惧,心疼,无不刺激着她心头的神经。pear破解版